其實,由於長久以來都是整日在家跟一個未滿三歲女娃兒比幼稚的關係,
我的思緒常常不是那麼清楚,想表達的事情也往往欠缺條理。
所以老實說,我似乎已經封筆很久了。
Tommy對這一點挺開心,因為他始終怕我會在網路上口無遮攔而惹上麻煩。

今天吃晚飯時我跟他說:
「關於任秀妍的發言我一定會在部落格上寫些什麼。」
他立刻制止:
「妳不要又一時衝動想做些什麼!......任秀妍是誰?」
「就是那個對媒體說  親生的孩子才有那個血緣關係去愛他,
收養的孩子你能這樣愛他()嗎?  的人。」
「什麼?!好!那妳寫吧!」

既然老闆都同意了(我現在拿他的錢過活,所以他理當是我老闆)
我這就寫了。

對於上面那段紅字,我只有一個想法:真是放您OX的大屁。
(
請原諒我爆粗口,而且說不定會被告吧......)
任女士,在這裡,我想請您規範所謂對
親生、有血緣關係的孩子的愛
該是怎樣的愛。

我跟您完全不熟。之所以會得知您的大名是因為臉書上有人分享了
一封約瑟寫給任秀妍女士的信
這篇文章。
而且坦白說,我本來並沒有興趣去讀它,
因為我以為那是一則跟傳道有關的文章。
但碰巧那時有點無聊不知道該做什麼好,
於是就這樣把它讀完了。
您或許知道或不知道,家庭主婦的時間其實很瑣碎,
一時之間,也還沒完整的空檔去搞清楚作者為什麼要寫這封信。
直到兩天前,我突然想起這件事,於是就打開電腦咕咕相關的新聞。
這才突然有種背後涼涼的、躺著也中槍的感覺。

沒有錯,我就是您所質疑的是否能像愛親生的孩子那樣愛她的收養人。
我們的女兒來到我們家已屆滿兩年。

在她來到之前,我是一個沖壓模具設計者。
我是一個事業心很強的人、我很熱愛我的工作、
我很喜歡從解決困難與持續改善中得到的成就感、
我很珍惜我的同事們、我很感激主管的信任、
我更慶幸自己能與另一半在同一個工作場合一同成長。

但現在,我是一個全職家庭主婦,
因為我知道,小孩與我們最親密的時光,也許就這短短六、七年,
不管是親生、亦或非親生。

以前兩份薪水養兩個人,現在一份薪水養三個人。
雖然那種信手一按幾千塊的網購就給它花下去的日子回不去了;
有時候還會為了要不要買一塊35元的蛋糕在櫥窗前猶豫好久;
衣服遮得住身體就算了也不需要多追求時髦買新的;
老公說要上館子時還要極力制止說省點錢吃吃街邊也很有意思;
可是每天每天我都覺得好值得。

我可以不用透過保母的轉述來得知她今天又學會了什麼話、
做了什麼可愛的舉動;
我可以用她喜歡的步調靜靜等待她嘗試自己穿衣服穿鞋子;
我可以知道哪種菜餚能讓她唏哩呼嚕吃得碗底朝天;
我可以在她想聽寶貝的時候立刻用我那破鑼嗓子現場演唱給她聽、
然後她還會給我大大的擁抱說『馬麻唱歌好好聽』。

Tommy曾開玩笑地對我說:「不知道那些親生的父母都給孩子們什麼?」
我回他:「應該得先思考看看他們能為孩子放棄些什麼。」
誠如
飛觴醉月上述連結當中留言提到的:
          
不可否認,血緣是一種非常特別的連結;
          
然而,它與愛之間並沒有絕對、也不是唯一的關聯。

我放棄、但不覺得是犧牲,覺得委屈才是犧牲,
我其實無時無刻不滿心歡喜。

我相信很多收養人其實做得比我們更好。
對於女兒,我們自始至終抱持的理念跟許多的親生父母都一樣:
讓她平安、健康地長大,並以滿懷有情、事事感恩的心面對人生。

最後,借我套用『逆轉人生』中癱瘓的富翁曾說的那句
          
我最大的殘障不是坐在輪椅上,而是活著卻失去了她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
而我最大的遺憾不是女兒知道身世後或許會離我而去,
           而是在我們認真看待這份幸福的當下,
           還要受到是否能真心愛這個孩子的質疑。

來表達我看完那篇報導的心情。


創作者介紹

原味森林

Aisz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尼克媽
  • "我放棄、但不覺得是犧牲,覺得委屈才是犧牲"
    謝謝妳再次提醒了我…
    看完整篇,我…熱淚盈框了已經…
  • 尼克媽真是性情中人哪~

    Aiszumi 於 2014/08/17 14:05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